人为什么对旅行乐此不疲,这可能是个永恒的话题。我听得到过最奇异的回答,来自我的一个目光恬淡的老友:人们爱旅行,就像人们爱饮酒.不同的酒,不同的场合,不同的心情,和不同的人.每一口啜饮,都是一场旅行.头脑里满是瑰丽的相遇,而探寻邂逅的随性,又怀着郑重的仪式感。这与我的认知大相径庭,旅行不本就是随性的吗,仪式感岂不南辕北辙,况且酒却又是更加性情的事物。我一直对这个回答大为鄙夷,直到我来过这个浪漫与美酒著称的国度——法兰西,并在那里邂逅了一艘名叫“CAP AZUR”的船。

第一站当然是浪漫之都巴黎。即便不去网红景点打卡,也难免按图索骥。推开旅店房间的窗,就可以看到埃菲尔铁塔迎面而来;隔壁的某个房间曾经有某文豪的遗迹。卢浮宫、奥赛美术馆、巴士底狱,心里装满了艺术的酵母。坐在伏尔泰咖啡馆,目光望向窗外,路上人群熙熙攘攘。街边的建筑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喷涌而来挥洒的杰作,就像伍迪艾伦《午夜巴黎》里那次神秘的马车奇遇。思绪沿着塞纳河逆流而上,慢慢的,蒙娜丽莎梦幻般的笑容逐渐模糊。原本密集的行程单和满满的旅行收获,忽然变得空荡荡。我想,这不是我想要的旅行。我想起那个我鄙夷过的老友,于是决定后面的旅行,去郑重的寻酒。

从香槟到勃艮第,再到驰名世界的波尔多,折向朗格多克。一路葡萄诱人,酒香四溢,不断有新鲜的、不同于书本网络的故事传到耳朵里,旅程果然变得充满瑰丽的邂逅。听着人们讲述着大航海带来的繁荣和财富,也同时从美洲带回遍布欧洲的葡萄园大毁灭;罗斯柴尔德家族收割拉菲及振兴木桐庄;路遇的老人讲述他们的祖辈如何用葡萄酒抗击德国法西斯;中世纪的骑士如何在卡尔卡松堡浴血奋战,后走进街角的铁匠铺修补武器……不一而足,最终在南法小城尼斯停下脚步,眼前是地中海蔚蓝的海角。尼斯没有酒庄,却流传着一个关于葡萄酒的故事。是这个故事让我最终找寻到了酒的那种“仪式感”。

地中海是法国南部葡萄酒产区出口的唯一通道。与满是游艇帆船的尼斯港不同,临近的马赛港自古吞吐量惊人。150年前,一个叫做博杜安·罗兰的尼斯商人,承运一批葡萄酒从法国到澳大利亚。博杜安的船以他家乡的海角命名,叫做“CAP AZUR”蔚蓝海角号。航行至南印度洋,船队遇到大风暴,博杜安与船队失散,漂泊数月,淡水耗尽。船舱里满载着飘香的葡萄酒,只要几桶就可以度过危机。但博杜安和他的船员们秉承一个商人诚实守信的骄傲品质,虽滴水皆无,也坚决不打开货仓。他们心中怀着一片“蔚蓝海角”的景象,那里是他们的希望之地。船只最终抵达澳洲,几名船员因脱水献出生命。澳洲的货主得知后大受感动,回赠给博杜安一桶葡萄酒,蔚蓝海角CAP AZUR的美名也在澳洲广为流传。

我想,当博杜安和他的船员把一桶桶葡萄酒滚过船舷,那堆积如山橡木桶就是博杜安和蔚蓝海角CAP AZUR的丰碑。这是我所听闻的关于诚信与希望的表达最为纯粹的故事。

我不断的回想和品味,竟莫名期盼得到“蔚蓝海角号”上的好酒。与我所有的商业伙伴一起,在每一个郑重的场合,对饮一杯,以明诚信之志,以寄希望之情。

回国后,朋友告诉我,我心心念念的那艘船——“CAP AZUR蔚蓝海角”,已经是一个几十年历史的葡萄酒品牌了,很快,CAP AZUR将承袭百余年前故事的精髓,面世国内,我无比期待。由此,在蔚蓝海角,我找到了一瓶葡萄酒的仪式感

---

END

在蔚蓝海角,我找到了一瓶葡萄酒的仪式感

2019-12-20
0
收藏